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跟外国男同事的一次
跟外国男同事的一次
三年前,我一个人在法国南部的城市做常驻业务代表,住在公司安排的海滩旁的小青年旅馆.
  一个星期天,我跟公司里的一个外国男同事在海滩上日光浴,海滩上的游客很多,人来人往,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不过,当他讲到他之前的工作是导游时,我才开始对他的话题产生兴趣。就这样,我们聊起了我们各自去过的国家,愈聊愈有兴緻,他索性提议到海滩旁的小店请我喝杯咖啡。
  黄昏时刻,海滩旁的咖啡屋,愈聊愈投机.
  喝完咖啡,他提议去开车兜风,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他的车还不错,车上还放Jazz,很能让人放鬆。沿路都是海岸,但没有台湾的东北角海岸漂亮。
  开到一个海滩,刚好可以看落日,那一段海滩只有我们两人。我拿起相机,对着落日,準备照相,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然后,把我抱住,要吻我,我躲开了,因为,我想到了我男友。
  后来,他要我跟他一起坐在沙滩上,他坐在我后面,帮我按摩,看我比较放鬆了,就在我耳边吹气。我知道他想干嘛,不过,因为没和外国人做过,我还是有排斥的心理(但是,其实有一点被挑起了)。
  我说︰「我该回去了。」
  他说︰「好,我送你回去。」
  在车上,我们不再像刚才那幺多话,我突然开始想玩他的耳朵,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让我玩他的耳朵,脖子他说︰「你可以继续玩,不要停。」
  开到一半,他把车子停下来了,俯身吻我,这次我没躲,他的双手一直往下移,抚摸我的胸部,而另一手继续往下移,在我的双腿间摩擦。他的爱抚技巧很好,尤其是双腿间的刺激,像触电一样,有好几次我都已经快受不了了,要他停止。
  他提议去他的旅馆房间,但我拒绝了,因为,我还保有仅存的一点理性,我想到了我男友,想到他在机场送机时,我们在机场难分难捨的样子。
  他只好在车内继续挑逗我。后来他拉我的手往他的老二摸,天呀!很硬,而且 很大、很粗!!
  我以前只知道外国人的老二很大,不过,实际上 真的比我想像中的大很多,粗细大概就是手掌圈起来那样的大小吧!
  我说︰「你的太大了,会伤害到我。」
  他后来还是继续开车,準备一起回旅馆.
  他跟我进了房间,又开始吻我,并顺势倒在床上,抚摸我,他说︰「你放心,Just touch,no more.」他答应我,双方绝对不脱内裤。
  我相信了他。
  他的爱抚技巧很好,我一直陶醉在他的爱抚里. 隔着两层内裤,他用他坚硬的老二抵着我的下体,光是隔着内裤,我就可以感受到他粗硬的老二了,甚至会觉得有点痛,所以,我一直坚守着我的最后防线。
  我说︰「你的太大了,会伤害到我。」
  在他开始吻我之前,已经细心地关了灯,然后打开床头小灯。
  他的抚摸很舒服,还把他的手指伸进我的穴里,有好一阵子,我已经趐麻得失去意识了,连他什幺时候脱去我的内裤,我也没知觉.
  他自己也脱去了内裤,在我的穴口摩擦了一阵后,就缓缓地插入了,这时,我的穴口只是持续地趐麻,连他插入时,我也没有知觉,直到他开始深入地插入时,我才知觉到我们的性器早已交合了,坚硬的老二在我体内抽插着。
  我说︰「你说谎,你说过不脱内裤的。」
  他说︰「对,我说谎. 」
  在他爱抚我时,我的穴早已流满了水,因此,在他插入时,也没把我弄得太痛,只是,还是无法想像,我的穴竟然可以容纳他那幺大的老二。
  他要射时,问我︰「要射哪里?脸上?」
  「不行!」
  他只好射在我背上。
  躺在床上,我们开始聊着彼此。他说,他在法国有个女友,但双方还不打算结婚。我抚摸着他的额头,他安静得像个小孩。
  我告诉他,这一个礼拜以来,我躺在这张床上,都会幻想着和别人做爱,然后,这个幻想成真了。他笑了笑。
  他去沖澡时,我裸着全身在洗手台洗脸,他沖澡出来,看到我全裸的躯体,从背后抱住我,忍不住又抓着我的臀部,说︰「你的臀部好可爱。」然后,他抱着我,我像小鸟般地依附在他身上。
  他把我抱到床上,又开始爱抚我,这次他的爱抚不多,就开始进入我体内。
  当他从背后用狗爬式进入我时,我忍不住叫了起来,因为,这样真的插得很深,我想,隔壁的室友应该都可以听到我的叫声了吧!
  我们换了很多姿势,我在他上面,但是,以前没这样试过,因此,我真的不知道要怎幺动,索性还是他压着我,把我双腿架到他肩上,深入地插进我。
  什幺时候累得睡着了,我也忘记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