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母亲柳菁英
母亲柳菁英
罗永在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午后,偶然发现小鸡鸡顶在硬硬的地方会变得很服,自此家裏的沙发,墙角,甚至板凳座椅都被他偷偷摸摸用各种奇怪的姿势张腿顶过. 两年后的一天,泡澡中的罗永出于好奇翻开包皮,上下搓动中意外射出了人生中第一滩精液,射精后恐慌情绪和巨大的罪恶感随之而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男孩度过了几天时间,发现身体没有产生异变,随即理解到那正是被叫做手淫的行为

  当罗永进行了人生中第二次的手淫后,又感觉是做了天大的错事,发誓不再手淫。可是之后每隔几天,他就忍不住再次玩弄自己的小弟弟,然后又决心戒除手瘾,在这样的迴圈中循环重复,度过了大半年时间.

  渐渐进入青春期,少年对于自赎没有以往那样强烈的罪恶感。慾望日渐高涨,变得如火山喷发般炙烈,慾望促使少年累积对于女性身体的好奇,一点点直至极致。无论是时尚杂誌内性感女模特,还是电视上的内衣广告,一幅画面,一个唸想,一切都可以点燃罗永的慾火,都能成为他自我安慰的绝佳对象。

  母亲柳菁英的贴身衣物尤其充满诱惑,其他任何事物都不能比拟。罗永的母亲柳菁英,在外是令罪犯胆寒的刑警,在家是严厉的家长,然而作为和罗永朝夕相处,接触最多的女性,柳菁英英气十足的容貌和凹凸有致的身形无时无刻不在吸引发情期男孩隐秘而贪婪的目光,让少年精虫上脑,整日沈迷幻想中不可自拔。

  罗永最爱从洗衣机中偷拿母亲刚换下的内裤,近乎疯狂的嗅吸残留的气味,想像母亲火爆的身材,同时撸动他那短小还在发育中的阳具。罗永也尝试过偷窥母亲洗澡,虽然从来没有成功,但仅仅听着浴室裏发出的流水声,阴茎就能变得百分之一百二坚挺,能够被迅速撸出浓厚的阳精。

  对于母亲罗永自小就有发自内心的敬畏。柳菁英对他一向要求严格,罗永自小犯了错都会藏在父亲背后,等着父亲满脸赔笑为自己求情。柳菁英身为刑警,性格一向强势,恰恰又对老实低调的丈夫无可奈何,罗永学会了衹要有事就找父亲. 小男孩有了靠山就丝毫不会反省,反而洋洋自得,自诩机智。

  随着父亲出国工作,罗永童年的好日子到了头,母亲一点不迁就他,要求异常严格,呵斥乃至打骂也是常有的事。罗永偷生怨唸,认为母亲的说教和压迫衹

  是为了让他长大工作赚钱,成为养老的工具。小男孩内心百般抵抗,却胆小如鼠,甚至不敢跟自己的母亲对视。

  偷拿母亲衣物自慰变成罗永疏解情绪和发泄慾望的绝佳渠道。自慰时的猥亵唸头总能带给罗永异样的快感,他很享受做出一些小小的报复,类似涂一点精液在母亲的内衣上,或往母亲枕头抹一点唾沫。愈是幻想母亲的身体,罗永愈是兴奋,变本加厉的进行各种偷窥和猥亵尝试。

  日常窥探母亲隐私,罗永很快有了意外收获,又一次恶作剧时,发现她床头柜裏有一些药物,经过数日调查,取证分析垃圾兜裏的药壳,方永得出结论,母亲患有失眠癥,每晚依靠药物入眠,用药量还不小。一番计较后,男孩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一连数夜,罗永半夜爬起来故意製造响动,一开始搬动座椅,而后打开电视调高音量,再直接拍母亲的房门,母亲都没有反应,罗永确信母亲的却是睡得很死,自己那个大胆的想法有机会成为现实。

  隔夜罗永确认母亲睡熟后,蹑手蹑脚进入母亲的房间,走到床头,屏住呼吸凝视母亲如睡美人一般精緻的容颜。罗永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对于文学有着特别的喜好,记忆中的文学形象不断变幻,恍惚中与母亲安详的睡颜重合。

  熟睡中母亲没有了平时的严肃,睡颜上多了一份清丽的气质,一头乌云般柔顺的秀发,两道浓密而秀长的柳叶眉,笔直挺拔的鼻樑,还有紧致的肌肤,在朦胧的夜光中散发着如同小龙女一般未经雕琢的天成之美,仿佛时光从未在母亲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罗永小学两三年级开始阅读古典名着,除了红楼梦实在看不下去,在其他古典小说裏都能够体味阅读的乐趣。红楼梦没有神仙斗法,没有热血恩仇和大酒大肉,罗永无法理解裏面人物,隐晦的性事描写他也看不懂,衹感到剧情晦涩平淡,像老戏一样枯燥。

  不同于红楼梦,武侠小说真正启蒙了罗永对于情和爱的认知。小龙女被玷汙的情节让罗永心如刀绞,整整有一个月时间他都在唉声歎气,导致父亲以为他在学校遇到什麽不顺心的事。回到现实,罗永心境很奇异,他要做的正如曾经最痛恨的淫贼臭道士对小龙女干的事,而对象却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相比印象中清纯的小龙女,罗永看母亲那饱满的双唇充满成熟的韵味,健美的身形满是丰腴性感,胸前两座山峰圆润高耸,尤其令他燥动不安。母亲的整个身姿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可谓娇媚而圣洁,性感而温婉,在罗永的认知中,衹有神话中的女神才会有如此完美的体态.

  罗永再瞥过平坦的腹部,连接着两条美腿如华表般结实匀称,笔直修长. 他突然有点理解淫贼的心理,此情此景,自己怎麽能够把持得住?什幺伦理道德在暴走的慾望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如同见到血肉的恶狼,他想要吃掉母亲,绝对不会愿意放过眼前的机会。

  罗永凑过脸去,感受到母亲鼻息呼出,扑在自己的脸上,湿润的气息中带着一点幽香,气息抚过脸上的毛孔,传递来一阵阵温热。罗永再也忍不住,心脏如爆裂的鼓点般激烈跳动,按奈住心情,伸出舌头在母亲双唇上轻轻一点. 见母亲美目紧闭没有任何反应,狂喜的洪流奔涌,涌遍他全身每一寸肌肤. 带着漆黑的慾望,罗永放开拘束,感受着母亲呼出的芬芳,再次伸出舌头,颤颤巍巍的朝着令他垂涎的双唇埋下了头.

  就像舔舐着心爱的糖果,罗永的小舌头轻巧地扫过母亲的唇瓣,衹觉好嫩,好软。柔嫩的唇瓣有着蚕丝般触感,随着湿淋舌来回扫动,变得晶莹剔透,隐隐反射稀薄的夜光。学着电视上接吻的镜头,罗永嘟起嘴,嘬在母亲的晶唇上,随着四唇相接,肉感侵入脑海,胯下的阳具不自觉的勃起,变得如同烧红的铁棍一样坚挺滚烫.

  一手撑住床面支起身体,一手伸到胯下搓弄爆起的阳具,罗永小嘴像盖章似的紧紧的贴住母亲的两片美唇,上下左右不断嘶磨吮吸。静逸的房间内传出「滋滋」的亲吻声,伴随小男生喉头不受控制发出的满足呻吟,一切显得快乐而淫靡。

  吻到呼吸不畅,罗永放开双唇,抬头深吸一口气,两人的嘴角连着一丝唾液,拉成一根银线挂在空中。

  「妈,我爱妳。」罗永目光迷离,轻呼出一句爱语,伸出一手抚摸母亲的脸颊,另一衹手搓动阴茎,频率不断加快,快感逐渐强烈,罗永再次埋头献上激吻。

  感觉到达射精的边缘,少年撸动阳具的手更加狂暴,嘴上的动作更加激烈,嘴巴全力张开,舌唇并用在柳菁英的唇周胡乱舔舐。

  罗永喉头发出一声闷哼,下体开始抽搐,阳精激射而出,一道接一道打进裤裆。钢铁般坚硬的阴茎抖动了七八下,依然没有停止射精,快感来的太猛烈,罗永爽快得翻起了白眼,趴在母亲脸上止不住发出啊啊的呻吟。

  罗永的裤裆被打湿一大片,几滴精液包裹不住,顺着四角内裤滴落,啪嗒啪嗒滴落在地板上。当他还在体味人生中最为强烈的高潮余韵,沈睡的母亲头微微一偏,张口发出一声轻歎,然后抬起一衹手臂,轻轻一摆,摆到了枕旁脸边。

  「遭了,妈妈醒了!」

  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刺激得罗永浑身冷汗如瀑,差点晕厥过去,身体一瞬间不受控制地向后弹射,嗙的一声重重撞上身后的衣柜。在大脑嗡嗡嗡短暂当机后,罗永的没有一刻犹豫,立即起身连滚带爬跑回自己房间,顾不得湿嗒嗒的内裤,以军姿在床上躺好,双目瞪大望着天花板,揣揣不安。

  罗永脑袋裏浮现出一百万种自己的下场,被毒打,被赶出家门,被拧到学校,当着全校同学的面交代罪行?

  心情极度忐忑,少年伸长耳朵倾听着门外的动静,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柳菁英似乎并没有起身,房间内外依然安静,听不到多余响动,衹有客厅墻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响个不停。

  几乎一夜没睡,等到天色微微发亮时,罗永心知已经过了这一关,裤裆裏的精液已经干结,他那几乎要破裂的小心肝终于归于平静. 罗永偷偷换下内裤,等着母亲像往常一样来招呼自己起床。

  一切如往常一样,六点半的闹钟响起,柳菁英準时起床,起床时感到脸上有些异样,口中苦涩,以为是睡觉嘴没闭好,没有多想。柳菁英雷厉风行,十分钟之内收拾妥当,来到儿子门前招呼。罗永不敢马虎,立即起身随母亲去洗漱。七点之前两人出门,来到路边小店解决早餐,然后各自上班上学去。

  刚刚偷吃禁果的小男孩,心情如在云霄之上,走在上学路上,鸟叫,车鸣,身旁路过的行人仿佛都不存在,向前迈动的脚步似乎被云雾托着,托着双腿走在云端。

【完】